有机食品揭底:虚假标注+认证违规

  央视近日报道《有机食品有玄机》,对有机蔬菜存在的销售混杂、产地溯源找不到对应产品、查出禁用农药等猫腻予以曝光。中国有机绿色食品实业有限公司已被暂停使用有机资格3个月,而国家认监会则对涉及的认证机构北京五岳华夏管理技术中心暂停发证资格。

  有机食品乱象频出。新京报记者对有机食品问题进行不完全统计发现,从2016年起,至少有15批次有机食品查出食品安全问题,5起虚假标称“有机食品”案例,以及4起认证机构和检查员因违规操作被监管部门处罚。在一些电商平台上甚至可以随意定制“有机食品”标签。

  专家认为,“重认证、轻管理”是有机食品认证问题频发的主因之一,亟待规范。

  有机食品通常给消费者留下健康安全的印象,但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6年至今,至少有8批次国内有机食品和7批次进口有机食品登上原国家食药监总局的“黑榜”,有机油脂(5批次)和有机婴幼儿食品(8批次)成为问题“重灾区”。

  在8批次国内不合格有机食品中,有5批次涉及油脂产品不合格,其中包括:2016年,标称北大荒营销股份有限公司委托黑龙江省九三农垦金豆有机油脂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1批次有机大豆油检出苯并[a]芘值超标,辽宁绿色芳山有机食品公司生产的1批次有机黑花生油被检出酸值超标。2017年,标称辽宁晟麦实业公司生产的1批次有机大豆油被检出溶剂残留不合格,辽宁绿色芳山生产的1批次有机花生油再次被检出苯并[a]芘检出值超标。2018年4月,标称徽名山农业公司生产的1批次有机食用猪油,被检出酸价不符合规定。

  此外,标称内蒙古清谷新禾有机食品公司生产的1批次有机黑小麦粉被检出苯并[a]芘值超标;生命果有机食品公司生产的1批次树莓汁饮料,被检出脱氢乙酸及钠盐不合格;标称江西铭雅食品公司生产的1批次有机营养米粉,被检出蛋白质和钠不合格。

  而在7批次不合格进口有机食品中,全部问题都集中在泓乐和安吉兰德的婴幼儿食品。

  2016年5月,1批次瑞士有机婴幼儿奶粉品牌“泓乐”被检出维生素A不达标,锰元素存在营养素虚标问题;而另1批次“泓乐”奶粉还检出了阪崎肠杆菌。2016年5月,1批次安吉兰德有机婴儿配方奶粉被检出维生素A不达标。

  2018年1月, 2批次泓乐(Holle)有机婴幼儿谷物粉被检出维生素A不合格。2018年4月,安吉兰德1批次有机米粉被检出脂肪项目不合格,另1批次有机米粉(胡萝卜)则被检出大肠菌群项目不合格。

  今年3月,宁波鄞州检验检疫局查处首例违规使用有机产品标志案件。北京PK10计划_北京PK10精准计划网>>全天北京PK10精准计划版:产地为日本的9600袋“黄金大地素面”在义乌口岸入境时,进口商对原包装上的日文“有机”作了覆盖处理,而包装上的JAS有机认证标志和“ORGANIC”字样被继续保留,之后直接将产品在线上销售。经核实,该批产品并未获得任何中国有机产品认证,涉嫌违规使用有机产品标志。

  2017年3月,山东省潍坊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销毁了一批来自马来西亚的“有机奇亚籽饼干”,原因是未获得我国机构认证,为不合格有机食品。2017年8月,消费者投诉常州烁众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销售的“香盟黑芝麻核桃黑豆粉五谷杂粮代餐粉营养早餐粉500g/罐”标注为有机食品,但该公司无法出具该款产品是有机食品的认证文件,涉嫌虚假宣传。2017年9月,江苏省工商局抽取200个农产品网络经营主体作为检测对象,发现57个主体涉嫌违法,包括“有机”、“绿色”、“无公害”等虚假宣传。

  2016年12月,陕西检验检疫局对西安一外贸企业伪造有机产品认证证书的违法行为进行了处罚,并处以3万元罚款。

  根据我国《有机产品认证管理办法》规定,未获得有机产品认证,不得在产品标签上标注“有机”、“ORGANIC”等字样及可能误导公众的文字表述和图案。而新京报记者发现,有机认证标识甚至可在电商平台上随意定做。

  5月12日,新京报记者以“有机/绿色食品标识(贴纸)”为关键词在一家电商平台检索,发现3家制作有机标识的店铺。一卖家称,有机标识制作根据尺寸和数量定价,如500张直径30mm有机标签(包邮包覆亮膜)价格为200元,平均一张仅4毛钱,且不需要买家提供任何有机认证资料,保证“不会被工商局查”。在该卖家提供给记者的样品上,明显印有“中国有机产品”和“ORGANIC”字样。

  中国食品农产品认证信息系统显示,截至5月13日,共有68家有机产品认证机构。而认证机构对有机产品认证审核不严、疏于管理,也容易导致问题。据新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6年至今,至少有4家认证机构被监管部门撤销或暂停认证资质。

  5月6日,央视曝光中国有机绿色食品实业有限公司“有机蔬菜”生产不合规,不仅使用违禁化肥,还查出禁用的农药残留,其有机认证机构是北京五岳华夏管理技术中心。5月7日,国家认监委发布风险预警称,五岳华夏不得对外颁发有机产品认证证书,待调查结束后再依法处置。同日,五岳华夏暂停了中国有机绿色食品实业有限公司使用有机产品认证注册资格3个月。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五岳华夏已经是2016年以来第4起受监管部门处罚的认证机构。2016年12月,因填报信息不完整、质量手册有抄袭内容等问题,国家认监委暂停了北京恒标质量认证有限公司的认证资格,同时对于同案涉及的北京东方信展认证咨询有限公司责成北京市质监部门进行调查处理。

  今年4月,因对认证机构出具虚假认证结论,国家认监委对2位检查员作出撤销有机产品认证检查员执业资格的行政处罚。同月,因出具虚假认证结论,国家认监委撤销了上海色瑞斯认证有限公司认证机构批准书,对其颁发的7家企业有机产品认证证书认定为无效,其中包括上海桃乐丝葡萄酒贸易有限公司等。

  根据最新版《有机产品认证管理办法》,有机产品是指生产、加工和销售符合中国有机产品国家标准的食用。国家有机产品标准GB/T19630.1-2011中对于土地、环境、生产材料、生产过程等每一个环节作出了严苛规定。

  业内认为,有机食品生产过程难度大、成本高,是一些企业和认证机构违规操作的根本原因。而有机食品的高售价也令许多虚假有机食品和宣传铤而走险。有机认证“重认证、轻管理”的问题亟待解决。

  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新京报记者透露,有机食品认证发证后,有的认证机构可能每年最多去企业检查一两次,而有些企业在幼苗时喷洒农药,检测时很难查出。

  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俊海认为,有机食品虚假宣传问题比较突出,主要是有些企业不注重夯实提升食品质量,而是投机取巧在广告宣传上重金投入,由此误导消费者。5月14日,一位有机行业专家向新京报记者指出,“在有机产品管理链条上有生产者、认证机构、监管部门三个板块,之所以出现重认证而轻监管的情况,是因为认证机构往往是一种企业行为,而忽略了自身‘谁发证谁监管’的责任”,同时政府部门也应该重视对认证机构的监管责任,让整个链条处于有效、透明的体系中。(记者 夏丹)

  今天小编为大家介绍的这款农场类微信小游戏《水滴农场》可不得了一般的农场类微信小游戏都是在手机里种种种子浇浇花就算了,而《水滴农场》不一样!《水滴农场》真的在现实中种下了种子,还能让玩家亲手给自己种的花浇水。

  值得关注的是《我的地盘OL》,这款游戏改名之前叫作《损友圈》,游戏内玩家按照类似大富翁的游戏规则进行自己城市的扩建和发展。该游戏依靠微信小游戏平台的社交属性,开放玩家与陌生人和微信好友的互动,可以到其他玩家的城市中进行捣乱等玩法。这款游戏的9月排名直接前进8名,位列总榜单的第5名。

  优点:游戏操作很简单,与现实世界相关有红包收益,用户可玩性较高。

  吴胜明的干女儿刘女士告诉记者,在杨凌一家饭馆吃饭,听人讲起吴妈妈的故事,五分钟后碰巧吴妈妈走进餐馆,就这样,她们2008年5月8日认识,第二个星期,她来到吴妈妈的农庄,共同庆祝母亲节。一路走来,她陪着吴妈妈全国各地跑,她的精神感天动地,一个77岁的老人为了完成女儿的遗愿,走出监狱后,没有到女儿坟前看上一眼,因为她无言面对。

  【中国那些事儿】育儿更轻松!美媒:人工智能悄然改变中国人的“养娃”方式

  无独有偶,在《跳一跳》走下霸主的9月份,它又一次被一款第三方小游戏超越了。9月26日,微信小游戏《海盗来了》登顶阿拉丁指数榜首,首次超越《跳一跳》成为微信小游戏的领头羊。《海盗来了》上线来几个月一直是小游戏榜单TOP10的常客,该游戏相比《跳一跳》,对战性更强,游戏画面元素更加丰富。这次超越《跳一跳》,也可见近期小游戏玩家们的游戏审美转移。

  吴胜明动心了,她想,已经72岁的她,打扫厕所到什么时候才能办起养老院,假使有这样一个机会,很快有人帮着把养老院办起来,哪怕是她去打工她也愿意。但她没想到,“张老板”连骗带蒙,共骗取她和朋友近70万。

  在赛珍珠那部令自己蜚声文坛的长篇小说《大地》中,中国农民的守土情结得到了淋漓尽致地展现。尽管随着时代的变迁,越来越多的中国农民已走出土地、定居城镇,但对于许多人来说,那抹乡愁还在。不过,《纽约时报》同时指出,中国人口如此众多,即使城市不断扩大,仍有数亿人留在农村,像27岁的郑成功就是年轻人留在农村创业、守住“乡愁”的典范。山会村的农民们也认为,尽管人口会减少,但是村庄只会变得更加富裕。

  吴胜明去年9月在生态园成立大学生创业基地,因为她在大学巡讲时发现贫困的学生很多,帮助他们勤工俭学的想法立刻萌发。吴胜明说,如果用钱帮助,她没有那么多,自己做农业投资,收益比较慢,必须尽快让学生赚上钱,让他们自己帮助自己。她带领学生在园子里创业,主要做盒饭,学生每送出一盒饭就能赚一块钱,这样他们每月生活费就能保证,已经有100多名学生加入,来消费的人,既吃了卫生营养的盒饭,又帮助贫困学生挣到一块钱。

  澳大利亚东亚论坛网站上个月刊文称,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的农业和农村地区发生了深刻的改变。在此期间,实际农业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4.5%左右。农业经济现在高度商业化,数以千万计的农场生产高价值商品。中国农村绝对贫困人口从1978年的2.5亿减少到2007年的不到1500万。这种增长和改变是机构改革、技术革新、市场改革和农业投资共同作用的结果。

  保持战略定力 理性应对挑战——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隆国强

  3月10日,本报32版报道了《7旬老太创业·5年挣了600万》后,主人公吴胜明牵动着无数读者的心。读者郝先生说,他想读读吴胜明在牢狱中写下的自传小说;咸阳的郭女士说,她想知道吴老怎样经营百亩庄园;在西安创业的小陈说,他想听听吴老师怎样看待大学生创业……西安电视台《好好生活》、《直播西安》栏目也联系到记者,希望采访吴胜明。

  下一篇:[质监局]学习宪法,尊崇宪法 ——柳州市质监局举办宪法学习专题培训班

  “目前,有机产品专业营销渠道和营销平台尚未建立健全,未对有机产品概念、品质和内涵进行深入挖掘和准确宣传,加之盲目发展,导致部分有机产品供大于求,甚至出现产品滞销或按照常规产品销售的情况,没有收获优质优价的品牌效益。同时,部分商家存在销售假冒有机产品的现象,进一步扰乱了市场秩序,说明监管部门的监管需要加强。”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校长助理霍学喜说。

  而在平均用户使用时长上的统计来看,小游戏在小程序生态中的权重下滑是存在的。在9月用户日均使用时长的统计中,小游戏的排名下降到第三名,前几个月小游戏曾经一度是最杀用户时间的品类。排名第一的阅读类小程序,日均时长比小游戏高出几乎10分钟,不过这得益于阅读类应用本身的高时长使用特点。而排名第二的视频类小程序,则是近期崛起的热门品类,以新闻资讯、搞笑视频为主的内容,同样契合用户“短平快”的娱乐诉求,目前来看是小游戏最大的竞争品类。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沈祥容被授予首届“中国农村电商致富带头人”称号实属不易。2009年4月,沈祥容自筹资金创办了射阳沈氏农副食品加工有限公司,生产射阳大米、年糕、粽子、八宝饭等糕点类产品,并依托家庭农场种植富硒大米。在经营发展中,沈祥容借助于新坍镇创办的星火创业公社平台,助力农业农村发展。他通过星火创业公社平台建立“互联网+”买卖体系,通过一户带多户,一店带多村的销售模式,对接城乡市场,注重农产品上行,促进商品流通,拉动贫困户的就业增收。去年该公司实现网络销售524万元,今年1至10月已实现网络销售560万元。沈祥容还通过星火众创空间平台,为当地农民开展专业化、系统化的培训,提升他们运用网络信息和电子商务的能力,不断促进自身的发展,拓展了农产品销售渠道,打开了产品网络销售空间,助力该镇农业经济发展,促进农民增收增效。